第一次合了我的口味儿,居然让我得知原来三叔还在继续天真无邪的故事。

  

  当然,三叔把闷油瓶扔去看了大门,不得已只好跳出来写前传。

  我们为了闷油瓶,心甘情愿地被三叔坑,有木有。

  

  吴邪说,只要有小哥他就觉得很安心,即使是雕像。

  一针见血,所以我喜欢闷油瓶。

  因为他让人觉得安心,这世上,还能让人觉得安心的人已经很少了。

  

  《藏海花》里有很多三叔在瓶邪不归路上越走越远的证据,如下所示,非喜勿入,剧透慎入。

  

  

  1,

  当然,即使如此,也并不说明这幅画有着相当的价值,我之所以惊讶,是因为我认识画中的这个人。是认识,而非觉得熟悉,是因为,这个人身上的特征和他的表情,让我绝对没有任何怀疑。

  一定就是他。

  

  2,

  但是,当我尝试去寻找这幅画的作者时,我便发现并不完全是这么回事,或者说,虽然在墨脱发生的事情,确实和我与他当年的经历有很大关系,但却不是绝对的关系。这里的事情,似乎与他本身的经历关系更大。这并不是无关紧要的,对于我来说,他本身的经历,也有着相当的吸引力。

  

  3,

  想着这一层,想着当时他在雪山上有可能发生什么,就有点走神。

  

  4,

  我看到了一个背影,我能肯定,这个人只是在那里发呆而已,他并不是真正在看什么东西。但我就是不敢过去,因为这个背影我太熟悉了,熟悉到再那一刹那,我怀疑自己是不是恍惚了,是不是进入了另外一个时空。这是小哥的背影。他穿着一身黑色的雪地冲锋衣,安安静静地坐在天井的石头上,四周都是积雪,他似乎一点也不冷,而是完全澄净地进入到了他自己的世界当中。

  我不知道我再那个地方待了多久,就那么呆呆地站着,看着这个背影。

  

  5,

  等我转到了背影面前,梦游般的疑惑一下子变成了一种带着沮丧的愤怒外加疑惑。因为我发现这不是一个人坐在这里,这居然是一个石像。一件黑色的冲锋衣披在石像身上,整整齐齐的,防雪帽戴在头上,看上去就跟一个真人一模一样。我愤怒的是,到底是谁做出这种恶作剧,要把冲锋衣披在石像上,而疑惑的是,为何这个背影和小哥如此相似。

  

  6,

  这种感觉很奇怪,我身边留存的关于小哥的影响非常非常少,除了有些照片里有模糊的影响,我和他相处的那段时间里竟然再没有留下什么其他的东西。

  这让我觉得,我和他终归不是朋友的关系。

  事情之中和事情之外,当人生过得没有什么意义的时候才能有真正意义上的朋友,否则,在意义中交的朋友,在意义消失之后是否还存在就是一个问题了。

  

  7,

  小哥的脸其实相当有特典,他不是一个会淹没在人群中的人,但这些都不是让我在意的地方,我在意的是这张脸的表情。我发现,这张脸是在哭。我走远了几步,越发觉得毛骨悚然。我发现整个石像呈现着一个让我震惊的情景——小哥坐在一块石头上,头低着,然后,他是在哭泣。

  小哥从来就不会有任何明显的表情,包括哭泣,就连一丝丝的痛苦,我都没有看到他何时表现过。我看着石像,把烟全部抽完,之后准备脱掉那件冲锋衣,直接找大喇嘛询问这件事情。

  

  8,

  我脑子里想着,在德仁大喇嘛的时代,难道在那些复述记录的日子里,有一天晚上,小哥竟然会在这个院子里,偷偷地哭泣?

  然后,小哥的哭泣还被人看到了,并且秘密雕刻下来,又在这三年内被人披上了冲锋衣。

  这里面肯定有大量的故事是我都不知道的,继续的当年日子也许并不是我想的那么宁静。

  我回到我的房间,让伙计不再从头到尾通读后面的资料,而是开始快速翻动。

  我想找到任何关于“哭泣”的记录,我自己则在房间里仔细查看冲锋衣,想找到任何它的主人的信息。

  

  9,

  而且,不知道为什么,我特别想再去看一看画,看一看画里的闷油瓶。

  

  10,

  他们都戴着手套,如果他们的手指都是那样的话,是不是说明这批人全都身手不凡?

  如果都和小哥那样,那我也别耍什么阴谋诡计了,跪倒投降任他们操吧。

  

  11,

  另外,我心情好的第二个原因是,我从心里觉得,小哥的同族人是不会伤害我的。

  

  12,

  我道我们还得去小哥的院子那儿,胖子问为什么。

  我说:“不知道,我总觉得有小哥的地方会比较安全,他不在的话,至少有他的雕像也比没雕像好。”

  

  13,

  反正在我心里,小哥雕像所在的地方,或多或少应该有些不一样的地方。

  

  14,

  张海客摇头:“你错了,我和你以前接触的那些人不一样,很多事情我可以直接告诉你,比如说,你的朋友闷油瓶——我们的族长,他的事情,我可以一五一十地全部说出,对我们来说,他的身世不是秘密。想听吗?”

  这个诱惑太大了,我吸了口冷气,想起他之前说的,就问:“你不是说对闷油瓶并不了解吗?”张海客就摆手,说那是之前的说辞。我一下有些愤怒,但想了想,还是点头对他们道:“请说吧,如果我真能得到我所要的信息的话,我就会非常配合你们,帮你们做一切事情,并保证不再多问。” 张海客点头:“你果然是个明事理的人,现在我看你的脸有点顺眼起来了。首先,我要告诉你,我和你的朋友闷油瓶曾经一起生活过很长时间。”

  这第一句就让我吃了一惊,我问道:“有多长?有我和小哥生活的时间长吗?”

  

  15,

  我听到这里就觉得张家人实在太惨了,如果三十天不便便的话岂不是严重便秘?

  小哥以前是怎么挺过来的?身体排毒机能肯定一塌糊涂!

  

  16,

  我当时听完之后,心中无喜无悲,我几乎立即觉得,那个小孩儿,就是小时候的闷油瓶。

  

  17,

  我想了想,觉得这是到现在,唯一和闷油瓶的过去有关的线索,我也许还是应该去一趟的。

  

  

  

  PS:各种想不通,都在一开始说了非喜勿入了为什么还有那么多人非要自己找罪受看完.拜托,不喜欢的,请您点右上角的X,谢谢.

  

  【节选至第二卷第六章,待续】

  

  J。
把我分享给你的小伙伴吧~
温馨提示:健康、文明上网,请勿传播非法信息!如果您喜欢《藏海花》这本书,请购买正版图书阅读&收藏,并请多支持作者 南派三叔 的其他小说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