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如说,我面对这七个人头的反应才是他们考查的重点,而人头本身没有任何意义。

     想到这里,我忽然有种醍醐灌顶的感觉。是这样的,是这样的,布置那么缜密的一个局,又有这种计谋能力的人,不可能会犯这种错误。

     一定是这个选择本身没有意义。

     题目没有意义,那么,他们观察的就是人的行为。也就是说,刚才的过程本身就是考试。

     那么,这个假吴邪肯定早就知道了,所以他一直在用另外一种方式应付考试,而我则傻不啦唧地一直在这儿傻着呢。

     “时间到了,你到底选不选?”张姑娘问道。

     “你是不是很想割我的脑袋?”我骂道,指了指眼睛睁开的那个人头,就道,“这个。”

     张隆半和张姑娘对视了一眼,看了看假吴邪递给她的纸——上面应该写着他的答案,然后张姑娘叹了口气,从后腰上拔出匕首,来到我面前,对我边上的人道:“绑上,在院子里找个地方,我要用小刀切。”

     我一下蒙了。一直到别人绑上我,把我推到院子里,将我的脑袋压到一个石磨上,我才反应过来,说道:“我靠,我答错了?”

     我转头看到张姑娘走到我身边,匕首从我面前掠过,一只玉手压在我的后脖子上,按住了我的动脉。姑娘就说道:“别怕,我从脊髓开始切,你感觉不到任何痛苦时,就是最开始的一刹那。”

     “我真的是吴邪,你们搞错了!”我大吼道。就感觉后脖子一凉,火热的血流了下来。紧接着,我发现我一下就感觉不到自己的身体了。

     完了,我死了,我心说。

     这一次是真的了。我花了那么多的精力,用了那么多的运气,经历了几百种可以让我死一万次的情况都没死。结果就在这儿,因为我傻逼,回答错了问题,我就这么轻而易举地死了。

     人生果然是奇妙啊!

     这一刻,我竟然也没有觉得太遗憾,心里竟然还有点幸灾乐祸,心说:小哥从青铜门里出来,一定会发现我被他的族人误杀了,到时候看这姑娘和那什么张隆半是什么脸色。

     很少有人能和我有一样的经历,能够在这么清醒的状态下,感觉到有人在切割我的脖子。但是张姑娘没有骗我,我感觉不到任何一点疼痛,只能感觉到滚烫的血顺着我的肩膀往外流。那种滚烫的感觉,不是由于我的血真的滚烫,而是我的身体太凉了。

     “你何苦假扮别人?”姑娘的刀锋在我的脖子里游走,她轻声说道。

     “你切错人了。”我用尽全身的力气,挤出了这么一句话。

     哦,不,不是全身的力气,我已经没有全身了,我的身体很可能已经和我的脑袋分家了。

     接着,我开始感到无比困倦。假吴邪点着烟走到我的面前,朝我笑了笑,用一种很揶揄的表情做了一个他也没办法的手势。

     我越来越觉得眼皮沉重,在失去意识前的最后一刻,我听到假吴邪对姑娘说道:“他应该是真的。停下吧,别真的吓死他。”

     接着我就感到背上一股剧痛,一股非常强烈的酸胀就从剧痛的地方传遍我的全身。我慢慢就不觉得困了,整个人的感觉又恢复了。

     我被人扶起来放在椅子上抬回屋里,就看到假吴邪不知道从哪儿拿出一条毛巾给我披上。
我迷迷糊糊就问道:“怎么回事?你们不是要切我的脑袋吗?我的脑袋已经被切下来了,那我怎么还没死呢?”

     “我们对你的脑袋没兴趣。”假吴邪说道。

     “我们?你怎么也自称‘我们’了?你不是和我一样惨的冒牌货吗?”我有气无力道。

     “我只是演得和你一样惨而已。重新介绍一下,我姓张,和你的朋友同族。我的名字叫张海客。”假吴邪坐到我对面,“我是这一支的成员,刚才切你脑袋的姑娘叫张海杏,是我妹妹,我们同属海外。不好意思,为了试探你是不是真的吴邪,我们费了一些周章。因为,人皮面具这东西,在上一个世纪被滥用得太厉害了。”

     “那你怎么——我刚才的脖子断了——”

     “刚才我们只是在你后脖子上插了一针,注射了一些阻断麻醉剂,然后往你的后脖子上洒了点猪血。”假吴邪给我点了支烟,“你就傻逼呵呵地以为自己脖子断了。”

     我心说:妈的,这帮人心眼儿太坏了。

把我分享给你的小伙伴吧~

直播啊,天真加油
齐羽 于 2013-8-21 15:50:52 回复
昨夜星辰昨日风 330188922
欢迎喜欢三叔作品的书友

1楼:小哥 留言时间:

天真都要死了,还想着我,555555,天真你等我回来替你报仇
程程 于 2013-12-1 20:42:44 回复
二零一五 静候灵归 【南派三叔书友会】 173662732

2楼:小哥 留言时间:

看来我害死了很多人啊,我检讨

3楼:人皮面具 留言时间:

加油!电视台决定继续直播!

4楼:我是电视台 留言时间:

你们要是敢杀了我的天真,我丫的吃着蘑菇也要从青铜门里挠出个洞来把你们都灭了
天真 于 2012-5-27 3:47:26 回复
…………………………

青铜门 于 2012-12-22 23:57:03 回复
小哥你不要挠了 啊哈哈哈哈哈 好痒

5楼:小哥 留言时间:

你還不明白嗎? 從頭到尾只有你被懷疑

6楼:假吳邪 留言时间:

小哥从青铜门里出来,一定会发现我被他的族人误杀了,到时候看这姑娘和那什么张隆半是什么脸色。


吴小灵 于 2012-8-16 17:05:20 回复
那时二爸估计应该忘了爹地了

7楼:天真 留言时间:

这一刻,我竟然也没有觉得太遗憾,心里竟然还有点幸灾乐祸,心说:小哥从青铜门里出来,一定会发现我被他的族人误杀了,到时候看这姑娘和那什么张隆半是什么脸色。
其实我也想知道闷油瓶会有啥反应呀,那万年不破的冰山脸 ……

8楼:围观瓶邪党 留言时间:

想起初中有个同学叫张海涛,不知道是不是小哥族人啊。。。。
不知道填啥 于 2012-5-7 19:16:24 回复
我大学有同学也叫张海涛……

张海庐 于 2012-5-9 9:38:14 回复
这是我真名...

张家女孩 于 2012-7-11 13:51:54 回复
巧啊,我爸爸也叫张海涛。

汪哥哥 于 2013-5-24 22:45:36 回复
姓汪的,凑个热闹……

9楼:张家人太多了 留言时间:

小哥从青铜门里出来,一定会发现我被他的族人误杀了,到时候看这姑娘和那什么张隆半是什么脸色。

10楼:用我一生换三苏十年便秘 留言时间:

你们把我的天真杀了,等我出来看你们怎么向我胶带!
贫半仙 于 2012-5-16 17:18:18 回复
同志,你已经被判无期了

11楼:小哥 留言时间:

这一刻,我竟然也没有觉得太遗憾,心里竟然还有点幸灾乐祸,心说:小哥从青铜门里出来,一定会发现我被他的族人误杀了,到时候看这姑娘和那什么张隆半是什么脸色。
读出些许恃宠而骄的味道
卧槽 于 2012-6-23 20:50:22 回复
姑娘你真相了!

12楼:天真他还天真吗 留言时间:

亲,要来一发吗?补钙包邮哦~~

13楼:张人皮 留言时间:

我有个姑姑叫张海燕。。。。
张家女孩 于 2012-7-11 13:53:26 回复
我姑姑也叫张海燕!

14楼:张轻思 留言时间:

我原班有一个女生叫张海伦,额~~~~~~我只能说,那是一个神!到现在我都没弄懂她脑袋里装的是神马玩意儿?

15楼:傻天真 留言时间:

神马叫小哥从青铜门里出来,一定会发现我被他的族人误杀了,到时候看这姑娘和那什么张隆半是什么脸色。
读出些许恃宠而骄的味道。。。。

三叔你的节操呢

16楼:天真小哥把你宠坏了 留言时间:

天真,谢谢你临死状态下都这么相信我!放心吧,无论何时我都会认出你的!

17楼:小哥 留言时间:

其实我是针么原来= =

18楼:小刀 留言时间:

死胖子,你家天真要挂了都不出来喘口气吗?太沉得住气了[URL][/URL]

19楼:无邪 留言时间:

瓶邪王道。天真必须是受。。。。。
看了大概一周多才到藏海花,虽然文风渐变,但是确实喜欢。感觉张起灵就是个谜团捏做的强攻啊。。。。。
继续追着看。。。

20楼:浮生面具三千 留言时间:

天真,你等着吧!我一定会让他们“好好的道歉”的!
我的天真啊!!!!好想你····

21楼:小哥 留言时间:

看三叔的文,总是不知不觉就开心了,新年是明天,今儿个本来很不顺,不过现在心情平静多了。谢谢。

22楼:木子水京 留言时间:

看到这里了,留个记号。

23楼:海客 留言时间:

我那??怎么不出来了,三叔我去年买了个表

24楼:齐羽 留言时间:

小邪你果然还是太天真!

25楼:解雨优 留言时间:

我表姐叫张妍灵。这是要闹哪样啊

26楼:张陵单 留言时间:

小哥~~他们趁你不在欺负我~~

27楼:天真 留言时间:

judging from your name bitchkilla, and the way you use the word pussy and fag, I seriously don’t think you would post a comment like mine, it would be more like “I would milk her ti8;2&#t217ts&#82y1; or something funny like

28楼:Rose 留言时间:
温馨提示:健康、文明上网,请勿传播非法信息!如果您喜欢《藏海花》这本书,请购买正版图书阅读&收藏,并请多支持作者 南派三叔 的其他小说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