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哆嗦起来,忽然想到了很多很多的事情,以前经历的无数事情,这样的场景我好像经历过好几次了。

   每次出现这样的事情,一定有不得了的事情发生了。我拍了拍自己的脑袋,祈祷着往胖子那儿走,我希望,胖子还在那儿,胖子一定要在那儿。

   等在柴房看见胖子的时候,我几乎老泪纵横起来,觉得苍天有眼,倒霉了这么多次、倒霉了这么多年,终于有一次让我不是彻底的傻逼。老天爷终于留了一手。

   如果连胖子也消失了,我又变成了一个人,我虽然不至于会疯,但那种崩溃的感觉,肯定会让我干出很多不可理喻的事情来。

   胖子看到我气喘吁吁地进门,有点惊讶:“你是不是又闯祸了?你这个脸色不像是你成功完成任务时的嘴脸。”

   我心想我成功的时候应该是什么嘴脸?难道应该唱着《国际歌》冲进来吗?便对他说不是我闯祸了,不过也不是什么好消息,你得先让我静一静然后摸摸你,看看你是不是真的在。

   胖子莫名其妙,说道:“你语无伦次什么呢?”

   我进了屋子把门带上,才有些缓过来,看到喇嘛还乖乖地躺在地上,心想怎么胖子看人就平安无事呢,难道这些犯人还会挑人发难?还是我天生就是“有机会从他手里逃走”的面相?

   我不知道从哪里说起,支支吾吾了半天才道:“他们都走了,连喇嘛都不见了,难不成是去消夜了?”我打算学他以前的风格,俏皮一下。

   胖子皱起眉头,“嘶”了一声,道:“你还说你长进了,长进在什么地方?以前还能尖叫几声,现在连话也说不出来了。告诉你,这种危险中的幽默是特别高级的幽默,现在到处是人皮面具,咱就不能乱俏皮,特别是你以前不这样,现在忽然就这样了,我会觉得奇怪,如果不是这么多年我和你出生入死过来,我对你的腔调太了解,我可能会判断你又被人掉包了。”

   我看胖子说得很严肃,心想也有些道理,便点头,胖子就道:“什么叫消夜,到底怎么回事,别二话,给我说清楚了。”

   我深吸了口气,就把我刚刚看到的情景全部跟胖子说了一遍。胖子挠了挠头,就道:“胖爷我倒不觉得有什么奇怪,因为跟着您混,这种事也不是第一次发生了,但前提是,您真的没看错?这黑灯瞎火的,或者干脆门口看看觉得一片漆黑,不敢出去,抽根烟又回来了?天真,你说实话,我会原谅你的。”

   我没空理他,对他道你不信自己去瞧去,而且现在我也不是害怕,我只是觉得每次都这样,太不正常,每次事情都不会按照我思考的方向发展,让我特别有挫折感。

   胖子说道:“得,我信你,但你这么和我说,我也挺崩溃的,还是这样,你在这儿看着这喇嘛,我再去看一遍,看看能不能看到你漏下的。”

   我说千万别,你去看一遍,到时候他娘的也不回来了,你叫我上哪儿找你去。我跟这喇嘛两个人在这儿相依为命,这他娘的太惨了,我不跟这浑蛋折腾到一块儿去。想了想又道:“咱们现在就往庙外走,顺便到处看看,这家伙我们带上,再就看到的情况作打算。如果庙里真的没人了,我们就下山消夜,等到明天天亮了,多叫点人上来。”

   胖子点头,我再次把喇嘛放到胖子背上,走过一圈之后,胖子面色才慢慢开始变化,暗声道:“我操,这还真是真的。”最后我们来到了庙门前,胖子推开门,看了看门口的积雪,就转身摇头看我:“天真,你上辈子是不是干了很多缺德事啊?”

   我心想怎么回事?胖子道:“你自己看吧。”说着便让开了,让我看门口。

3.越来越蹊跷

   我还以为胖子让开之后我会看到什么惊悚的景象,没想到什么都没有,只有上山常走的陡峭阶梯。这道阶梯之前被人说得无比危险、非常危险,但后来我发现在先进的登山靴和四肢一起用力的前提下,并没有什么特别难爬的地方。

   门口什么都没有,只看到积雪被扫出了一大片区域,我问胖子道:“看什么?我上辈子干什么了你要这么挤对我。”

   “你看,虽然门口的积雪被扫过,但只到阶梯六七节的位置,再往下阶梯上的雪都在。我们刚才折腾了好一会儿,上来时的脚印都还在,如果庙里其他人都下山了,这些雪肯定已经踩花了,但很显然,这条路短时间里没有几个人走过。”

   “你是说这些人还在庙里,没有出去过?”

   胖子道:“庙里还有没有其他出口?”我摇头,据我所知应该没有,否则当年闷油瓶出现也不会引起那种程度的惊讶。如果非说还有其他出口,可能只有进雪山的方向了。
把我分享给你的小伙伴吧~

吴邪,你不是傻逼。
吴邪 于 2012-7-2 19:48:54 回复
你特么好用一生护着一个傻逼,你以为你好到哪儿去!!!
以后你特么别睡床

路人甲 于 2012-7-20 19:05:05 回复
哎呦嫂子发飙了= =让小瓶跪搓衣板好了~

路人乙 于 2012-7-23 21:57:27 回复
嫂子要反攻?!

闷油瓶 于 2012-8-5 14:47:38 回复
望门【原来我这么有

1楼:闷油瓶 留言时间:

还是我胖爷才能罩的住小天真~~
程程 于 2013-11-14 16:45:21 回复
2015 静候灵归 【南派三叔书友会】 173662732

2楼:胖爷 留言时间:

我擦,怎么都是用我的身躯拿去写啊

3楼:图片 留言时间:

能不能不这么坑爹。。。。爪机党苦逼啊

4楼:陌沫 留言时间:

老子上辈子没干缺德事,小哥你要相信我……
张起灵 于 2012-7-10 16:46:12 回复
天真 我若不信你 又怎么会说你是我与这世界唯一的联系....

5楼:天真 留言时间:

谁在叫我= =~

6楼:缺德事 留言时间:

我一不在你两就傻逼了
天真 于 2012-8-31 10:46:20 回复
靠小爷和胖子自在着呢

7楼:闷油瓶 留言时间:

前十 机动

8楼:职业失踪 留言时间:

吴邪一直在强调自己已经成熟了,但是胖爷这天真叫得比以前还多。天真这是逆生长了

9楼:读者 留言时间:

其实和我相依为命挺好的...........

10楼:喇嘛 留言时间:

唱我干嘛

11楼:国际歌 留言时间:

翻我翻我 哦~ 下一页~

12楼:翻页 留言时间:

陈寒雪也不见了?!

13楼:熊 留言时间:

我又出现了

14楼:积雪 留言时间:

这2虽然不是傻逼但是还是织毛衣的货。。。怂死了

15楼:不见了 留言时间:

还是我好吧,感谢我吧~

16楼:文字 留言时间:

你得先让我静一静然后摸摸你,看看你是不是真的在。

17楼:天真 留言时间:

不知为什么被胖子那句你是不是又闯祸了给萌到了...

18楼:吐槽君 留言时间:

小哥啥时候惊讶来。。。。。。。
花花 于 2012-6-10 17:18:31 回复
原文说的是 否则当年闷油瓶出现也不会引起那种程度的惊讶。是当年喇嘛惊讶不是瓶子惊讶。

19楼:张小邪 留言时间:

看底下的评论也是一种乐趣
吐槽君 于 2012-6-19 21:38:09 回复
真心觉得文下的评论君有趣多了!

20楼:专业打酱油人士 留言时间:

我又回来了

21楼:消夜 留言时间:

气氛很紧张啊!!!

22楼:汽油 留言时间:

尼玛又进我?!

23楼:雪山 留言时间:

胖子變帥了啊

24楼:悶油瓶 留言时间:

以前三苏从来不用“我靠”、“我操”这样的字眼的……怎么现在胖子都不说“他娘的”了?

25楼:求真相 留言时间:

点我点我

26楼:快捷键 留言时间:

天真,你说实话,我会原谅你的。”

27楼:瓶瓶的小天真 留言时间:

胖子好聪明啊,天真好苦逼,胖爷说的没错,还好你身边有一些出生入死愿意保护你的,天真,你丫也倒霉的挺幸运的,矛盾的话

28楼:胖爷越来越神了 留言时间:

我一直坚信 稻米们的评论比三叔的小说还好看!哈哈

29楼:哈哈 留言时间:

我就是这么淡定,一切都在我的掌握中。

30楼:胖爷 留言时间:

藏海花好歹是闷油瓶的前传,总不能让主角一直在别人的念想里吧,三叔,你懂得

31楼:121 留言时间:

三苏啊...你坑我坑得可给力了...

32楼:天真 留言时间:

“以前还能尖叫几声。”
嫂子你太威武了。

33楼:尖叫 留言时间:

叔熟了,可以吃了

34楼:成熟 留言时间:

胖子皱起眉头,“嘶”了一声,道:“你还说你长进了,长进在什么地方?以前还能尖叫几声,现在连话也说不出来了。告诉你,这种危险中的幽默是特别高级的幽默,现在到处是人皮面具,咱就不能乱俏皮,特别是你以前不这样,现在忽然就这样了,我会觉得奇怪,如果不是这么多年我和你出生入死过来,我对你的腔调太了解,我可能会判断你又被人掉包了。”

我看胖子说得很严肃,心想也有些道理,便点头

35楼:小邪 留言时间:

好没存在感啊....

36楼:粽子 留言时间:

呵呵,越来越乱了。不过我喜欢

37楼:闷油瓶 留言时间:

我在什么地方?不告诉你

38楼:长进 留言时间:

他们不在我身体里面..............

39楼:庙 留言时间:
温馨提示:健康、文明上网,请勿传播非法信息!如果您喜欢《藏海花》这本书,请购买正版图书阅读&收藏,并请多支持作者 南派三叔 的其他小说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