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然胖子又道:“那,要么这帮人还在庙里面,要么他娘的去小哥来的地方了?”

   我摇头,不可能,怎么都说不通,我们离开张海杏和张海客也没有多长时间,他们如何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达成共识,然后立即出发?除非他们都是吃伟哥长大的,情绪特别难耐。

   何况不止他们不见了,那些喇嘛也不见了,喇嘛总不会吃伟哥吧?

   胖子啧了几声,忽然意识到自己背上还背着一人,一下道:“差点把他忘了,咱们干想没用,先把这家伙弄醒,他也许会知道一些事情。胖爷我心里有点阴沉沉的,总觉得这事不太对劲,就像这帮人真是鬼魂,在这里给我演出戏看。”

   外面太冷,我们再次回到庙里。胖子道:“既然人都没了,也别回你那个房间了,太危险了,咱们也不能找刚才待的柴房,那儿也太乱、太糟糕了。就去大喇嘛那儿吧,大喇嘛哪儿条件特别好,咱们进他的后房看看,也许他的卧室里还有好多宝贝。”

   我道:“你又来,你下斗可以,但也不能偷活人东西啊,太下三滥了。”

   胖子道:“我靠,我只是看看,而且现在这种情况,咱们也算是搜救人员,搜救人员用被搜救人员的财产去筹集资金也未尝不可。”

   我知道再和他扯皮也没有用,更多的歪理肯定一大堆,于是径直入内。

   再次回到大喇嘛的院子里,进到之前聊天的地方,把背上的喇嘛往地上一放,我就去点着了所有的炭炉和油灯。

   被我们打晕的人似乎情况更糟了,虽然他鼻子和耳朵流出来的血都凝住了,但眼睛却开始不停地流血,我有点犯晕,心想难道这次真的杀了人?但为何我觉得我拿着台灯朝他头上砸的时候,也没有太用力,其实还是留了劲的?就算声音很吓人,但是应该不足以到把人打死的地步。小哥之前打人的时候,他那手才叫黑,也没见杀死人,难道用凶器蒙人是有诀窍的?

   我去院子里拿点雪放在炉上化掉了,找了块布打湿,把喇嘛鼻孔和耳朵的血擦了,然后盖在他的眼睛上,希望不要继续流血。在这个过程中听见他还有呼吸和心跳,暂时松了口气。

   胖子在房间里不停地翻箱倒柜,搜刮财物,无奈只搜出几张存折。他一直骂骂咧咧,说现在的喇嘛一点格调都没有,家里不堆点黄金倒全存银行里了,不知道人民币对内是贬值的吗?他一边骂着却也不放弃,还是一路翻,连墙角的罐子都不放过。

   我说干吗,你以为大喇嘛是守财奴吗?把钱全藏在这些地方。他说我误会了,他是肚子饿了,搞不到钱,至少看看有什么东西吃。来这里几天吃着当地伙食,他都快腻死了。

   搞了半天,还真给胖子找了一包什么东西,翻开一看,似乎是什么植物晒成的干,闻着非常香。胖子拿一颗嚼了嚼,坐到我边上道:“你也吃点,吃饱了我们好想办法。你没听过吗?三个大胖子,顶个诸葛亮。”

   我也吃了几口,味道确实还不错。这时,四周也暖和起来了,门窗都关闭着,感觉这屋子挺安全的,我就对胖子道:“咱们从头来琢磨是怎么回事,你之前说你还有事没跟我说,现在可以说了吧?”

   胖子喝了口茶就说道:“你记不记得我跟张海杏装那个门巴人,和张海杏说话的时候,说了几句藏语?其实我说的是当地一种特别冷门的话,叫嘎来话,特别像门巴话,其实不是。

   现在会说噶来话的人不超过三千个,这话也不是我自己会说的,是我自己背下来的,只要是当地人,一听我的口音,就是知道我是瞎背的,但外地人就算会门巴话,听我的口音也吃不准。老子背这些破词可是费了不少脑细胞,当时张海杏问我的是门巴话,所以我打算装成当地不会说门巴话的人糊弄过去,嘎来人是比当地少数民族更少数民族的人,他们肯定不了解。

   “只是,我以为她会告诉其他人她听不懂,她却不仅没有表现出听不懂的意思,而且还胡说八道解释一番,”胖子打着饱嗝道,“这事就有些蹊跷了。”

   我皱了皱眉头:“你是什么意思?”

   胖子就道:“假设她真的上当了,以为我是当地人的话,她一定会告诉那个张海客说我说的话她听不懂,但她并没有,反而还假装听懂转述了门巴话的意思。这就说明这个张海杏是有问题的。这有几种可能性,第一种是这个张海杏不想让别人知道她不懂门巴语。”

   “这是为什么?难道她是一个特别虚荣的人?”我问着,就想这种性格比较低级的弱点,张家人肯定会在儿童时期就克服了。那么,只能是另一种情况,就是其他人知道她会门巴语,而她其实不会。
把我分享给你的小伙伴吧~

嘿嘿~~沙发!!

1楼:18 留言时间:

我回来看看,你再发图片,我弄死你……

2楼:阿宁 留言时间:

后人们,不要再为难夫人了~~不然我就让你们一起来吃蘑菇

3楼:小哥 留言时间:

张家伟哥批发

4楼:吴邪 留言时间:

小邪 你老公说今儿晚上请好吧!

5楼:伟哥 留言时间:

啊,吴邪终于正常了。三苏终于正常了。

6楼:正常了 留言时间:

为啥你们要吃我长大啊……我做错什么了

7楼:伟哥 留言时间:

吴邪 你怎么一口一个伟哥了 和胖子学的吧 跟我回家 看不收拾你~
吴邪 于 2012-7-2 19:52:35 回复
我明显暗示多次你看不明白么。表示你满足不了我,我去勾搭张家妹纸好了

张家妹纸 于 2013-6-30 4:05:39 回复
来吧来吧~o(≧v≦)o

8楼:闷油瓶 留言时间:

RMB对内应该是升值吧
RMB 于 2012-6-26 16:15:32 回复
对内贬值的

9楼:啊哦 留言时间:

直接跟你说了这个张海杏就算是姓张了,最后也是个炮灰。

10楼:南派三叔 留言时间:

胖子,我日你妹。就剩下这点地瓜干,全被你这俩货整晚了
诶诶 于 2012-8-20 16:30:14 回复
神吐槽~

11楼:大喇嘛 留言时间:

我打过人吗,本人怎么不记得了?

12楼:张起灵 留言时间:

竟然说我虚荣,信不信我嫁给张起灵!!!!!
吴邪 于 2012-7-26 17:12:57 回复
你敢!小哥是我的!!

13楼:张海杏 留言时间:

谁叫我?

14楼:诸葛亮 留言时间:

每天吃我干什么

15楼:伟哥 留言时间:

我就是想在嫂子面前挣点面子而已死胖子你别拆穿啊!!!

16楼:张海杏 留言时间:

难道又跟大漠苍狼是的,穿越了。。。。

17楼:小哥守护神 留言时间:

。。。。小邪有种胖纸叔叔吃那玩意有毒的错觉。。。。

18楼:张小邪 留言时间:

为什么都是我和胖纸一起~~~~~~~~~~~

19楼:族长夫人 留言时间:

小哥之前打人的时候,他那手才叫黑,也没见杀死人,难道用凶器蒙人是有诀窍的?

嫂子什么都能扯到小哥啊~╮(╯_╰)╭

20楼:扯 留言时间:

哎哟不好,我想起来了,那是我师父火化后的舍利子哎!
这两个孽货呀~~!
重温君 于 2014-1-30 16:08:50 回复
神吐槽【赞!!

21楼:老喇嘛 留言时间:

怎么没有7月份的留言呐?

22楼:假三叔 留言时间:

突然有些小感动,感觉胖子是一个永远不会背叛的好兄弟

23楼:郭大吹 留言时间:

除非他们都是吃伟哥长大的,情绪特别难耐。
何况不止他们不见了,那些喇嘛也不见了,喇嘛总不会吃伟哥吧?
天真还把张家所有人都想得和小哥一样神,小哥是特别的好吧

24楼:天真这个吐槽帝 留言时间:

怎么没有10月份的留言捏?我来晚了。。。

25楼:一团乱麻 留言时间:

其实我就没有晕

26楼:喇嘛 留言时间:

各种无语

27楼:陈文锦 留言时间:

三叔威武~!

28楼:疯帽子 留言时间:

原来张海杏这里就有问题了啊

29楼:伏笔 留言时间:

小哥,你什么时候才出现呀?55555,好想你呀

30楼:吴邪 留言时间:

不是明明是我翻译的那段话吗?难道我也有问题?

31楼:张海客 留言时间:

终于发现更新了

32楼:天真一号 留言时间:
温馨提示:健康、文明上网,请勿传播非法信息!如果您喜欢《藏海花》这本书,请购买正版图书阅读&收藏,并请多支持作者 南派三叔 的其他小说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