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等,会不会是这个喇嘛被派来通知我们的,不知道因为什么误会,以为我们是老虎、狮子,然后才用枪打我们?我一下坐起来,心说阿弥陀佛,这下死逼了,似乎这个解释最解释得通啊!

   手枪伪装这种行为本来就不太对,最大的可能性是这喇嘛根本就是外行,被吓坏了才作出这么奇怪的举动。

   我立即就冲到那个喇嘛身边去看,心想大师,施主我真不是故意的。

   这一次照顾用心很多,用胖子的话说,是满怀着愧疚而不是优待俘虏的心态,在我用热水帮这个喇嘛按摩人中的时候,突然他咳嗽了一声,人蜷缩了起来。我马上扶他起来,就看见喇嘛把眼睛睁开,一时之间还十分迷糊。

   他看见胖子又看到我,突然面色大变,猛地坐了起来,但可能也确实是我打得太用力了,他站起身来马上又倒在地上,开始呕吐。

   我等他吐完,再次把他拽起来,他看着我和胖子说道:“现在是什么时候了?”他问我用的是一句标准的汉语。

   我看了看手表,告诉他天马上就要全亮了。他面色一下变得无比难看,摸索着地面想站起来,就道:“完了,完了,死定了。”

   我刚想问他问题,喇嘛就说:“别说话,快,你们赶快把所有的门窗都关起来。快……快……快!”

5.比鬼神更可怕

   也许是因为这个人说话的语气和表情太过于真切,那种恐惧发自内心而无丝毫做作,所以我和胖子立即按照他的说法,把门窗全部都关了起来。

   我们当时并没有多想,因为经历了那么多事情以后,我们都知道很多时候人的表情是伪装不出来的,这几乎是一种本能,我几乎可以从人的表情中立即判断出这件事情是否真实或者是否有阴谋诡计。

   当然,小哥除外,他的表情太单一,素材太少了。

   窗全部关上以后,屋内变得非常灰暗,只剩下几盏灯台照明,使屋里显得特别神秘。关完之后,胖子走过去就道:“你可别耍我们,本来我们对你并没有恶意,但是你要是耍我们,你绝对吃不了兜着走。”

   喇嘛就说道:“现在的局面来哪一套都是假的,最多再过半个小时,你马上就会明白事情只会比我说得更严重。现在你们听我的也许还会有一条活路。”

   胖子又看了看我,就奇怪地问道:“你们这儿是不是会闹恶鬼之类?每年的某月某日,天一亮就会出来。什么东西这么厉害,你何必怕成这样?”

   喇嘛道:“恶鬼算什么。”

   我和胖子对视一眼,都不是很明白。喇嘛就开始脱下喇嘛袍,我发现他的身体锻炼得非常好,肌肉线条分明,所有的肌肉纤维像钢筋一样,显然是一个训练有素的人。他一边脱一边对我们道:“先把自己的上衣脱下来。”

   我和胖子莫名其妙地照办,都脱完之后,喇嘛开始把炭炉里的炭全倒在了木地板上,木地板很快就传出浓烈的焦味。喇嘛用他的藏袍去捂这些炭,很快就把炭全部捂灭了。捂灭之后,他就用我们的衣服尽可能地多包了些还滚烫的炭灰,让我们抱着。

   做完之后,喇嘛抓住我的手看了看我的手表,就道:“现在你们必须要在三分钟内听懂我在说什么而且照办,因为我们已经没有任何时间,你们手里的包裹是你们活着的唯一机会。”

   我很奇怪他为什么会这样说,如果待会儿会变得很冷,我们需要东西取暖的话,那么我们现在脱了个精光,拿着一个非常滚烫的衣服包,似乎没有多大的作用。这个包还有什么用呢?难道是因为里面的灰?

   胖子就问道:“咱们是不是要用里面的灰抓出来撒敌人的眼睛,把他们全部弄瞎?”

   喇嘛的脸整个扭曲了,喝道:“别烦了!”

   胖子刚想喝回去,忽然房间所有的窗户都开始震动起来,喇嘛立即对我们做了一个不要说话的动作。我们捂住嘴巴,就看见窗户的玻璃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了好多奇怪的影子。

   影子非常淡,很像是树木的树丫印在窗上的样子,但我们都知道这是不可能的,因为院子里根本就没有树。喇嘛看我们几乎要趴在地上去了,就抓住我们的后领子把我们拎了起来,然后指了指我们手里的炭包,用极低的声音说道:“抱着这个东西,用最快的速度跟我走。”说完,他指了指门口,示意胖子去开门。

   这时候窗户震得特别厉害。我心里特别怵,因为我知道门窗那儿肯定是有些东西,但又是些什么东西呢?如果它们是实际存在的实体,是人或者是怪物,它们在窗子上的影子一定更加黑、更加深,而这影子斑驳不定,我根本无法想象外面到底是个什么样的情景。
把我分享给你的小伙伴吧~

天真你走到哪里都会想到我

1楼:小哥 留言时间:

我怎麼又無效了?
无邪 于 2014-2-19 4:42:17 回复
fuck小哥

张家族长张起灵 于 2014-4-19 17:24:41 回复
老婆你说什么?今晚7次你等着

2楼:寶血 留言时间:

三叔你终于更文了 六一礼物啊T T

3楼:橙宝 留言时间:

这是当然的~

4楼:天真 留言时间:

又秀恩爱!

5楼:胖子 留言时间:

胖子你吃醋了。

6楼:阿宁 留言时间:

我不是被脱下了么?怎么拎呀~~~
吴邪 于 2012-8-18 21:00:11 回复
墨脱那冷掉牙的地儿,我总不能只穿一件吧
话说你也争气点儿行嘛,别动不动给人拎啊

7楼:后领子 留言时间:

不是上身脱精光了吗?怎么又有后领子能被拎起来?

8楼:后领子 留言时间:

这六一节礼物真给力……

9楼:呃 留言时间:

藏海花里的闷油瓶全变成小哥了

10楼:唉 留言时间:

我是肥肉~所以可以当后领子给拎起来
内衣 于 2012-6-8 21:46:52 回复
冬天只穿一件吗。。。还有我呢

11楼:肥肉 留言时间:

这难道是我要出场的前兆?
枷木槁 于 2012-7-26 17:24:51 回复
其实我也想到你了....

12楼:密洛陀 留言时间:

我看了看手表,告诉他天马上就要全亮了。他面色一下变得无比难看,摸索着地面想站起来,就道:“完了,完了,死定了。”
看到这里我有一种内喇叭是吸血鬼的错觉。。。。。。

13楼:lxj 留言时间:

呀呀呀……这每一张都有小哥,嫂子你是多想小哥啦【三叔,胖子一出来你就找到感觉了是吧

14楼:路人来看瓶邪的 留言时间:

难道是雪崩?

15楼:路人 留言时间:

天真,我来了!快叫瓶子来保护你!否则····呵呵呵呵~~~~

16楼:迷离的影子 留言时间:

我爱小哥

17楼:吴邪 留言时间:

亚达~不要抓我~

18楼:灰 留言时间:

老子躺着都中枪

19楼:闷油瓶 留言时间:

我算什么!!!

20楼:恶鬼 留言时间:

吴邪你太想我了吗?为什么遇到什么事情都会想起我。

21楼:小哥 留言时间:

当然,小哥除外,他的表情太单一,素材太少了。

媳妇别老扯到我,我老打喷嚏。

22楼:哥 留言时间: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好在天真总能天真的度过去,等待十年后小哥的出现

23楼:天真的想法很天真 留言时间:

看我的招牌枚举法,啊哈哈啊哈哈

24楼:胖子 留言时间:

那啥,话说小哥真的无处不在,你说三叔是有意的还是故意的呢,弄得这么基情?

25楼:飘过 留言时间:

小哥快救天真啊!

26楼:腐女禁婆 留言时间:

其实俺是小哥演的。。。不脱我咋看得见天真的玉体咧?

27楼:喇嘛 留言时间:

你要看我?滚粗,戳瞎你的双眼!

28楼:玉体 留言时间:

干嘛戳我?我跟你们有仇么你们这么对我。。呜呜uwu

29楼:双眼 留言时间:

都去死吧~~~~~~~~~~

30楼:仇 留言时间:

哎呦,你们都抱着人家干嘛啊,人家会不好意思的。

31楼:衣服包炭 留言时间:

我很喜欢读盗墓方面的书,尤其喜欢盗墓笔记!

32楼:天空 留言时间:

擦!老子不要你喜欢

33楼:盗墓笔记 留言时间:

盗墓迷!

34楼:littlejane 留言时间:

衣服都脱了,把屁股翘起来

35楼:喇嘛 留言时间:
温馨提示:健康、文明上网,请勿传播非法信息!如果您喜欢《藏海花》这本书,请购买正版图书阅读&收藏,并请多支持作者 南派三叔 的其他小说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