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允许我记录一段流水账,从我答应张海客到我们四个人出发,又隔了两天时间,我们进了雪山,一路前进,两周之后,我们就来到康巴落的外沿那个冰川湖泊的附近。

  风景非常优美,雪山、蓝天、白云,但我实在没力气去欣赏它们,走进冰湖前的一刹那,稍有的一丝感动,也被胖子子弹上膛的声音给破坏了。

  我们一共是四个人。胖子、我、张海杏和一个很矮的身材像特种兵的德国人。德国人的中文非常好,他告我他他的名字叫von.翻译过来就是冯。至于矮是因为胖子一直要求配一个矮的,说两米多高的德国人如果跟来,受伤了他只能把他切成两段运回来,

  所以我就叫他“坟堆”,胖子叫他大粪,张海杏最规矩,叫他冯。德国人很少说话,除非必要。和一般的德国人不一样,他十分善于变通,思维很快,但一路过来,我和胖子都说话很少,和他也就没什么交流。

  没有心情交流。路实在太难走了。

  在进入冰湖之前,我们还在冰湖之外大概三/公里的地方,胖子和他都开始擦枪,给枪的所有部件上防冻油,再用油把子弹抹均匀了,重新装入弹夹之中。

  闷油瓶的笔记中写了,这片区域的雪下面有奇怪的东西,他们觉得必须小心点儿。

  我们进入冰湖.一路上没有遇到什幺,只在冰湖的边缘看到了一头死鹿被冻在冰里.被吃得只剩下脑袋和骨架了,

  一路过来从没有看到这样的情形,高原上也不应该有这种鹿。

  胖子举起枪。看了看白茫茫的四周,就道:“是投喂的,你看,脑袋上有子弹打开花的痕迹,有人在山下打了带上来投喂的。

  “吃成这样,是什么东西。”张海杏就问冯。

  “不是说是狗熊吗?”

  “狗熊吃东西没有那么精细。吃得这么干净,这东西智商很高。”冯说道,他用枪托敲了敲冻住鹿尸体的冰盖,“看不到牙齿印,不然我会有结论。。

  这么厉害,看看骨头就知道是谁啃的。”胖子道。

  “冯有动物学的学位。”张海杏说道,“人家是副教授。”

  ”我也有学位。”胖子就道:“你胖爷有涌泉、足三里等的穴位,他是副教授,我也有副脚手。”

  “别扯淡行吗”张海杏已经见怪不怪了,她点上烟也抽出了自己的武器,是一把弩箭扯出箭筒挂在腰上,看我看着她,她就道:“老娘最讨厌带响的东西,这东西安静。”

  “装填速度是多少?”

  “敌人多就靠你们,如果只有一个目标,老娘还没试过用第二支箭。”

  “哎,这种大话我以为也只有我胖爷能说说,臭老太婆,你知道你胖爷我穿着开裆裤就开始玩枪了,这话在我面前说也太不给我面——”

  胖子突然闭嘴,因为我们都看到冰湖里,又一个黑影贴着我们脚下的冰盖游了过去。

  这个黑影很大,动作很慢,看着更像是一条大虫子,而不是什么鱼在我们脚下缓缓地游了过去。胖子和我都看到了,冯和张海杏随后也看到,我们都站着不动。

  冰盖十分厚,厚得完全看不清下面的任何细节,只能看到那东西大概的形状。

  三分钟后,那东西从我们脚下游过,无声无息,如果不往脚下看,一定什么都感受不到。我看到冯开始发起抖来,一下把枪口对准了脚下的冰面。

  胖子就在他边上,瞬间捏住了他的撞针,我看到冯的手指已经扣死扳机,如果胖子没按住的话,枪已经走火了。

  冯还是不停地发抖,但好在他已经完全吓蒙了,没有其他的动作。胖子也一动不动,直到那东西离开。

  那东西消失之后,我们四个人互相看了看,胖子把冯的枪拿过折叠起背在自己身上。

  冯看向胖子,胖子就道:“对不起,大粪同志,你最好不要用枪。”

  张海杏看着胖子,说道:“这儿不是你做主的。”

  “这里是冰湖,如果他刚才开枪,咱们已经死了,掉进湖里,我得把你扒光了拼命摩擦你,才能救你一命。”胖子说道, “看他现在的状态,枪还是在胖爷我身上比较靠谱。”

  张海杏看着胖子,说道:“即使你的决定是对的,这个决定也应该是我来下。”

  胖子看看我,又看看张海杏,显然觉得有点不可理喻。我也有点意外,虽然一路上张海杏都很强势,但我第一次察觉到,她对于谁做主这件事情,似乎有点儿过于关注了。

  两个人僵持了一会儿,胖子才叹了口气,把枪甩给张海杏:“好吧,胖爷我最尊敬老人了。”

  张海杏自己背起枪,去安慰冯,胖子就对我做出一个他要崩溃的表情。

  冯的脸色苍白,也没有任何度驳或者反抗。

  “这个女人得吃个亏才能明白,在这种时候,谁做主并不重要。”胖子说着,又把自己的枪也拿了下来,折叠后放进背包里。

  ”怎么了?你这算是怄气?”

  “没用。拿着只是壮胆而已,你也看到了水里那个东西的大小,那东西体格儿足够抵挡子弹。”

  我一想真是很有道理,而且我们在湖面上,冰还那么厚。我一直没有拿武器,觉得他们几个都带着我肯定不用了,现在看冯这样,知道这家伙基本上是靠不住了。

  胖子甩了把匕首给我,我反手放在最容易拔出的地方。张海杏走过来道:“我们尽快通过这个冰湖,你们别拖后腿。”

  “好的。”胖子道,“师太你先走。”

  我瞪了胖子一眼,心说关系本来就不是特别融洽,你就别给我煽风点火了。

  “我们们走直线。目的地是前面那个山口。用最快的速度通过,落脚尽量小心。”张海杏指了指远处。

  我和胖子往张海杏指的方向看,我立即觉得不妥当,胖子就道:“我们对情况不了解,从湖的中间经过,如果遇到问题,没什么机会翻盘。”

  “在我们张家有一个原则,很多事情看上去很危险.但实际上却是最安全的。不要被表面的判断迷惑。”张海杏看向冯,后者显然稍微缓了过来,说道:“刚才那东西,应该是这冰湖中一种鱼类,体型部幺大,应该是这里的人几个世纪投喂后的结果,人们不会在湖的中心投食,他们肯定是在近水的地方喂,所以湖中心反而会比较安全。”

  张海杏看向胖子,胖子看了看我,我琢磨了一下,心里还是过不了自己这一关。

  看我们两个既不出发也不表态,张海杏就道:“怎么,你们有其他的想法?”

  “我的感觉不太好。”我说道。

  “一般我们天真感觉不太好的地方,我们都坚决不去、”胖子道,“天真同志是有名的开棺材必诈尸的体质。”

  “你们存心捣乱是吧?”

  “小姐,你来过这种地方吗?”我看着她,海外的张家人善长于行动和做生意,似乎已经全然没有了闷油瓶那种发自灵魂的谨慎和小心。

  “我做过的危险事情,比你们两个加起来都多。”

  “那是,您年纪那么大了。”胖子说道。

  张海杏的神情不满起来:“张家人能存在至今,并不偶然,我们的行事规则都是以生存为最大目的,你不要小看张家祖辈积累下的智慧。”

  我叹了口气,看着湖面,真的很想就这么跟她去了,但我心中不舒服的感觉越来越明显,最后顿了顿,说道:“我以前是一个特别崇拜有你这种智慧的人,但后来我开始相信我自己。对于这里的情况,我们几个没有你那样的身手,没有你那样的反应速度,你有没有想过,你的智慧的基础是你长年的训练,而我们能活到现在,无非是耍一些小聪明、小把戏和小鸡贼。你用你的标准来要求我们,是不公平的。”

  胖子也点上烟,看张海杏一直僵在那儿,脸都红了,就道:“师太,我知道你以前肯定指挥着一帮很厉害的人,我们两个傻逼是在太弱,要不,你和副教授走中间,我和我的天真从边上爬山过去。”

  “刚才那种生物,也许可以在陆地上活动。”张海杏说道,你记得吧,笔记里有写。”

  胖子拍了拍枪:“在陆地上,我们未必会怕它。”

  话说到这份儿上,也没什么好说了,张海杏和冯走冰湖的中央,我和胖子按照我们的路线前进。

  分开之后.胖子就骂:“我呸,你说是不是官僚主义?一个女娃子还想指挥胖爷往东往西,想得美。”

  我道:“他们强大了太长时间了。”

  从他们之前设的局就能看出这批张家人的轻敌和自视甚高。当然,如果是以前的我,他们这些伎俩已经够我瞠目结舌了,但如今,我真的变了太多。以前的我崇拜神话,现在的我一眼就能从神话中看出破绽来。

  我们子弹上膛,看着张海杏他们涉冰而去,我道:“我们这样算不算不负责?”

  “人顽固呢,你负责也没用。”胖子说道,然后拍拍我,”胖爷我这段时间想通的是,人没法对别人的命运负责,谁也不是上帝。”

  我们两个人沿着岸边前行,要比他们的那条路远上很多,也不好走。我们也不赌气,一脚深一脚浅地踩雪前进,远远地看到他们早已把我们抛在了后头。

  走了不知道多久,他们已经快到达了,而我们还遥遥无期,胖子就道:“臭娘儿们,这次要被她臭死了。”

  “好事。”我道,“你也不想他们一下就死了,那我们也傻逼了,大家平安就好。”

  胖子道:“没怪兽,出点小事也好啊,摔个马趴什么的。”

  张海杏身手极好,想来冰上的平衡和反应远在我们之上,想她摔跤是很难,德国人也很稳健,看样子穿了双好鞋。

  又走了一段,我们这边也没发生什么危险,最后张海杏他们就要到了,胖子也沮丧了。忽然,我发现不太对,他们那边的情况看起来好像有了变化。
把我分享给你的小伙伴吧~

要出事了

1楼:闷油瓶 留言时间:

哟西,被发现了。

2楼:黑影 留言时间:

前排~留名再看。
我是无辜的,。

3楼:青铜门 留言时间:

天真同志是有名的开棺材必诈尸的体质。
好欢乐、

4楼:总结 留言时间:

老太太要挂了,哈哈哈哈

5楼:胖子 留言时间:

我老吗,老吗,死胖子看我不咬死你嘿嘿,
小聪明和小鸡贼 于 2012-12-24 3:01:59 回复
耍我呀耍我呀

6楼:2.师太 留言时间:

让你开我让你开我

7楼:棺材 留言时间:

天真,你长大了。
张小邪 于 2012-8-25 20:09:13 回复
我妈妈是自己的上帝。

张小邪 于 2012-8-25 20:09:48 回复
那当然,我妈妈是自己的上帝~

8楼:天真 留言时间:

哦,前十

9楼:抢座 留言时间:

死胖子,什么你的天真,那明明是我的天真,小心小哥我回来把你关在斗里,把你和斗里的母粽子凑成一对。
禁婆妹纸爱哥嫂 于 2012-8-26 12:28:54 回复
= =粽子分公母么……


...... 于 2012-9-1 21:26:19 回复
指不定,至少,我敢肯定禁婆妹子是母的,而海猴子先森大概是公的。。。

10楼:闷油瓶 留言时间:

天真,你的体质真的太强大了。
.....................
你是属猫的吧 ...

11楼:青眼狐狸 留言时间:

张海杏有了我

12楼:变化 留言时间:

那个死胖子,你再叫我大粪,我就和你拼了!!!

13楼:德国人 留言时间:

胖子 天真是我的。。不是你的!!!

14楼:瓶子 留言时间:

不要吵了,都看我!快看我!
看这里 看这里 看这里

15楼:闷油瓶的笔记 留言时间:

第一次留言~~留个爪印~

16楼:minki 留言时间:

必须得留念的嘛

17楼:三叔的小学妹 留言时间:

穿的啥好鞋啊

18楼:三叔的小学妹 留言时间:

天真同志是有名的开棺材必诈尸的体质!

19楼:胖子 留言时间:

天真同志是有名的开棺材必诈尸的体质!

20楼:胖子 留言时间:

我没心思抢!!!

21楼:胖子 留言时间:

我是发自灵魂的谨慎和小心,才能将天真一路护得那么好~

22楼:瓶子 留言时间:

还是有怪兽好,这样 感应到天真和胖子出事的话,就能出现了

23楼:三叔的小学妹 留言时间:

叫你们不听我话吧,哼哼哼.......

24楼:天真 留言时间:

摁个印儿

25楼:脚印 留言时间:

胖子的吐槽好欢乐哦!
“天真同志是有名的开棺材必诈尸的体质。”
“我和我的天真从边上爬山过去”

26楼:马大哈迷瓶邪 留言时间:

都游了2圈警告你们,你们竟然还敢来!

27楼:黑影 留言时间:

有没有觉得我越发幽默了!

28楼:胖子 留言时间:

我好想没以前那么天真了噢。。。
小哥你不会介意吧?
禁婆妹纸爱哥嫂 于 2012-8-26 12:31:23 回复
吴邪只是有担当了而已。男人最后总是要成长成这样的,你不觉得以前的吴邪心智和年龄有点不符么?我觉得这样挺好的,会保护自己是件好事情,小哥不会介意的。

29楼:无邪 留言时间:

好好奇好好奇好好奇好好奇

30楼:话说张大哥到底多少岁了 留言时间:

“好事。”我道,“你也不想他们一下就死了,那我们也傻逼了,大家平安就好。”

经历了这么多事,最可贵的就是天真,他其实还是那个想所有人好的天真无邪

31楼:平安就好 留言时间:

你们说三叔不会把这故事写到60岁吧·····

32楼:坑爹三 留言时间:

啧啧 居然不听爹地的 这老太婆要出事啦 爹地就撞邪这一项长处无人能及啊
张小邪 于 2013-3-9 18:05:10 回复
老弟说得对

33楼:吴小灵 留言时间:

天真同志是有名的开棺材必诈尸的体质

34楼:小哥 留言时间:

噗,我们天真…

35楼:喵呜缩成团 留言时间:

为什么感觉那句 我们天真是开馆比诈的体质 这么…… (温暖?暧昧?)

36楼:天真同志 留言时间:

我才不要跟胖子在一个空间里,人家那么柔弱,他力气那么大让他去找海猴子爆菊去

37楼:禁婆 留言时间:

我也想有那样强大的体质

38楼:天真 留言时间:

小哥你出來了,去繼續送你小雞內褲

39楼:胖子 留言时间:

    夜长梦多恐惧症:吴邪之所以会得上这个奇怪的病症,可以一直追本溯源到《盗墓笔记》他被伤害的种种经历,每次他对一件事情不那么在意时,事情就会往坏的方向发展。有“稻米”曾经做过统计,《盗墓笔记》前七本里,吴邪被三叔骗了11次,被闷��

40楼:天真无邪 留言时间:

其实我一直看着呢

41楼:吴三省 留言时间:

“一般我们天真感觉不太好的地方,我们都坚决不去、”胖子道,“天真同志是有名的开棺材必诈尸的体质。”

胖子,记住了,我在的时候不能用“我们天真”,当张起灵是死的啊,害的大家都以为你们不清不白

42楼:天真是我的 留言时间:

现在怎么更新那么慢啊 …几个月才一章…、

43楼:无爱一身轻 留言时间:

吴邪

44楼:... 留言时间:

三苏…德国人木有叫冯的,只有容克贵族才会在名字前加冯…

45楼:路人甲 留言时间:

要爆菊也得让小哥来啊!

46楼:海猴子 留言时间:

我去 小哥啥时候写了本笔记....

47楼:笔记 留言时间:

今天有点不舒服,不过还是在看天真,三叔编的故事,让多少人沉醉不醒?哎,三叔之后,盗墓笔记之后,没有什么故事让我这么在意的了

48楼:头晕 留言时间:

 “一般我们天真感觉不太好的地方,我们都坚决不去、”胖子道,“天真同志是有名的开棺材必诈尸的体质。”

好欢脱的吐槽。。。。胖子,你又真相了。。。。。。

49楼:胖子 留言时间:

不论怎样,我希望文到最后,小哥能好好的,不要死,这是我唯一在意的事…

50楼:祈祷人 留言时间:

“一般我们天真感觉不太好的地方,我们都坚决不去、”胖子道,“天真同志是有名的开棺材必诈尸的体质。”
求诈尸。。。

51楼:粽子 留言时间:

可能小哥是张家人里人品最好的了-0-
小邪 于 2013-8-2 3:06:02 回复
张海客和张海杏不是张家人,是汪家人

52楼:maybe 留言时间:

其实我是龙哦~~【甩尾巴】

53楼:其实我是龙族里的次代种 留言时间:

格力森啤酒

54楼:gtes 留言时间:

从这一章才象是三叔本人写的

55楼:三叔牌粉条 留言时间:

下尿我了,差点开枪了,还好有胖哥

56楼:黑影 留言时间:

尼玛的,他怎么捏住撞针的?要知道撞针是在枪膛里的。
nona 于 2014-8-16 21:11:51 回复
他大概是想说“击锤”…

57楼:幽灵 留言时间:

董灿是瓶爸爸,阎王骑尸女是瓶妈妈!董灿是上一任族长,为什么不被称为张起灵是因为他私自于瓶妈妈成婚,违反张家族制,于是为了避免像张大佛爷那一脉类似的情况,于是张家高层派出人刺杀董灿,于是才有了董灿被杀,城被埋的事情!才有了小小哥去去张家大铃铛的事

58楼:路人 留言时间:

写的很精彩

59楼:爱张起灵 留言时间:
温馨提示:健康、文明上网,请勿传播非法信息!如果您喜欢《藏海花》这本书,请购买正版图书阅读&收藏,并请多支持作者 南派三叔 的其他小说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