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招呼胖子去看,胖子瞪起眼睛道:“咦?他们在往回走,往回走什么啊?”

  “是不是有人在追他们?”我道。胖子拿出望远镜,一看之后就摇头:“就他们两个,很急,几乎在跑了,但他们身后什么东西都没有。”

  “给我看看!”一看之下就发现不对,“他们在脱衣服。”

  “脱衣服?两个都脱?”胖子问道。

  两个人一边跑,一边把自己的衣服一件一件脱下来,我看着奇怪,胖子更急了:“快快快,看看老太婆的身材怎么样。”

  我把他推开,调了一下望远镜的焦距,想去看他们脚下的冰。

  冰面上无任何异常,距离太远了,望远镜也看不到冰下是什么情况,胖子端枪瞄了几下,也摇头。距离实在太远了,我们拿的枪在这样的距离下射击精度已经非常差,更别提用来狙击了。

  一路看着他们跑到冰胡的中央,已经脱得只剩下内衣了,再脱就成裸奔了。我心中纳闷,却也不见任何东西从他们身后追过来。这两个人到底在于什么,难道走到一半突然干柴烈火了?

  “要不要过去看看?”胖子道,“该不是疯了?”

  “咱们现在过去也追不上他们,除非他们往我们这个方向跑。”我道,“而且他们都脱成那样了,身上没有负担,我们穿的像乳齿象一样,滚都滚不过他们。”

  “不过去的话,咱们离得这么远,什么都看不见啊。”

  “狗日的,你到底想看什么?”我掬起一把雪拍了他一脸,一边掏出对讲机,对那边呼叫。

  叫了半天没反应,却看到两个人在湖中央开始乱舞起来,不停地挥动手脚,拍打自己。

  “我明白了。”胖子说道,“这是雪疯症。”

  “怎么说?”

  “他们说看雪看的太多会疯的。”

  “我看是你疯了吧。”我对胖子道,“这时候说什么俏皮话啊。走着,还是得去看看。

  我和胖子又跑进冰湖,我心中又是有郁闷又是忐忑,也不知道他们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如果当时我再强硬一点,不知道那个臭丫头会不会听我的。如今他们要是真出事,我也不知道该是什么情绪,是幸灾乐祸还是内疚。

  一路狂奔,好在两个家伙一直在湖中心不停地拍打,没有继续往其他地方走。

  我们足足花了半个小时才跑到他们身边,其间无数次滑倒,到了的时候,我自己也快摔死了。

  当时张海杏就只穿着内衣和内裤,冯几乎全裸。两个人已经筋疲力尽地躺在冰面上,还在竭力做拍打的动作。胖子脱下衣服给张海杏盖上,我也给冯盖上衣服,然后把两个人扶起来,就听到张海杏不停地用广东话说“烧起来了,烧起来了。”

  我看她的皮肤已经冻得发青,但没有烫伤烧伤的痕迹。冯用德语也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哪儿烧了啊?”胖子道,“是烧起来了,还是骚起来了啊,我看后者比较像。”

  我没理他,看了看张海杏的眼睛就意识到,她正在产生幻觉。

  作为幻觉的受害者,我知道在张海杏的这个阶段,她未必能听到我的声音,因为幻觉产生的时候神志一定不是清醒的。人无法使用理智来抵抗幻觉。

  我看着他们跑来的方向,就对胖子道:“他们好像中招了,你用望远镜看看湖的那边,看看那儿到底有什么东西。”

  胖子用望远镜看了看,就摇头:“没有,什么都看不到,我得过去看。”

  我道不行,两个人伺候两个人还行,如果胖子也中招了,我怎么逮住他?而且他要脱衣服,这一坨肉油滑油滑的,我按都按不住。

  我们俩先把张海杏和冯拖到离湖比较远的岸边,我心说:得,今天这么长的路算是白走了。我们搭起帐篷,给它们两个注射了镇静剂和解毒剂,也不知道是否管用。

  它们两个本来就筋疲力尽,折腾了一会儿,全都沉沉睡去,胖子也累得够戗,对我道:“到现在为止,胖爷我所有的预判都正确,这大粪同志要是两米多那位老兄,我真得把他切成两段才能扛回来。哎呦喂,可累死我了,这老外最起码也有一百八十斤,浑身肌肉,下次我背老太婆,你伺候鬼老去。”

  张海杏的身子也不像寻常姑娘的,她虽然瘦,但身上的肌肉线条非常 明显,背着也没想象中那么温香满怀。

  我点上烟,在海拔高抽烟更容易伤肺,但也管不了那么多了,必须吸点尼古丁缓缓,我对胖子道:“下次咱们强硬点,否则总给这些傻逼的错误埋单,他们死了就一了百了,我们怎么办?”

  胖子把枪放到膝盖上,看了看帐篷外就道:“臭老太婆那脾气,你就琢磨吧。小哥的笔记里说这儿湖边有东西,天一黑就更麻烦了。现在还早,看看能不能把他们弄醒,今天咱们必须进到湖对岸的峡谷区。”

  我看了看两个人,镇静剂的效果我是知道的,我觉得一时半会儿这两人肯定醒不过来,但胖子说得对,我就道:“咱指望他们自己走是不可能了,我们得做个雪橇,一路把他们拖过去。”

  这里一片雪地,积雪之下全是黑色的石头,没有什么材料可以用来做雪橇。胖子道:“咱们得从那只鹿身上做文章。我在一个探索节目里看过,用动物的骨骼可以做雪橇。”

  胖子体力不支,胖人的高原反应很大,我让他守着两个人,自己再次来到了湖面那头被冰封在里面的鹿的尸体上。

  我看了看四周,确定那巨大的影子不在附近,就开始用小锤子不停地敲击湖面,想把死鹿从里面挖出来。

  在长白山上我敲击过万年冰川,这里的冰好处理多了,很快我把湖面的冰敲碎了一大片,露出了里面的鹿的肋骨。

  我继续用冰锥子撬出来七八根,等尸体真的露出冰面时,我忽然就意识到,这不是一头鹿。

  我清理了一下冰面,往后退了几步,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

  我发现这具在冰下的尸体,是一头我从来没有见过的生物,它看着好像是动物,但我却在它身上看到了无数铜钱大小的鳞片。它露出冰面的部分,似乎只是它身体的一小部分。

  我猛吸了一口烟,就招呼胖子让他过来看。胖子完全不想动,但被我叫的没有法子,只好喘着气过来,一看我挖开的地方,他也愣瞎住了。

  “这是什么?你以前见过吗?”

  胖子蹲下去,蹲着绕着那东西走了一圈,就道:”天真,这是一堆大豹子。”
把我分享给你的小伙伴吧~

豹子。 值钱吗
天真 于 2012-8-24 11:05:44 回复
当然没有闷闷值钱了~

小三爷 于 2013-1-28 0:55:52 回复
闷闷……今晚七次……

某瓶邪党 于 2013-3-9 18:10:39 回复
神马情况?!嫂子要反攻了?!这不可能!

匿名的瓶邪党 于 2014-2-20 1:02:33 回复
嫂子难得主动呀


闷油瓶 于 2014-

1楼:闷油瓶 留言时间:

豹子,比我可怕么?

2楼:黑影 留言时间:

“是烧起来了,还是骚起来了啊,我看后者比较像。”——胖爷啊,偶真是服了……

禁婆妹纸爱哥嫂 于 2012-8-26 12:48:55 回复
那是,咱胖爷是真相帝啊。

3楼:傻了吧唧 留言时间:

.....其实,我是只麒麟!
路人x 于 2013-3-8 0:32:06 回复
你真相了!!!!!!

4楼:似鹿非鹿 留言时间:

靠,叫你不听,骚起来了吧

5楼:胖爷 留言时间:

小哥,你们张家的女人也不是盖的啊

6楼:天真 留言时间:

矮油,赶上热乎的了?

7楼:是我是我 留言时间:

死了也不得安宁。。。

8楼:鹿 留言时间:

这小文章,越来越带感了 。。。。

9楼:青眼狐狸 留言时间:

都死了那么久,还要在我身上写文章
贝爷 于 2012-12-6 18:20:32 回复
我感觉,胖子在跟我学。

10楼:鹿 留言时间:

 两个人一边跑,一边把自己的衣服一件一件脱下来,我看着奇怪,胖子更急了:“快快快,看看老太婆的身材怎么样。”我把他推开,调了一下望远镜的焦距,想去看他们。
天真你别急~~~
禁婆妹纸爱哥嫂 于 2012-8-26 12:50:52 回复
我们家小三爷很正经的!!

11楼:胖子 留言时间:

我是豹子

12楼:我不是鹿 留言时间:

竟然是豹子~~我最爱的豹子···

13楼:Minki 留言时间:

一堆是啥概念,有一坨多么

14楼:三叔的小学妹 留言时间:

我以为是龙

15楼:是凝纸不是林子 留言时间:

吴邪- -。你是打算温香满怀么……

16楼:小哥 留言时间:

踩个脚印先

17楼:胖子 留言时间:

豹子?铜钱?金钱豹。。。。?嘎嘎

18楼:神马 留言时间:

我不管,天真你要负责!

19楼:师太 留言时间:

背着也没想象中那么温香满怀。想象中......没什么说的了天真,今夜七次

20楼:闷油瓶 留言时间:

胖子难道说你看过我的节目
路人甲 于 2012-10-12 1:29:34 回复
贝爷您果然粗线了

21楼:贝爷 留言时间:

天真你居然还想温香满怀
禁婆妹纸爱哥嫂 于 2012-8-26 12:50:03 回复
小三爷只是寂寞了,想了正常男人该想的事情罢了。【笑

路人 于 2012-9-1 15:38:14 回复
还好,还没犯下全天下男人都会犯大错误来XD

22楼:小哥 留言时间:

咳咳。。。天真你当我不存在是吧。。。
小心我从门后面出来,让你一个月下不了床!

23楼:瓶子 留言时间:

——%@你们见过长鳞片的豹子吗 …………这是变种!

24楼:豹子 留言时间:

哇哈哈哈~看到我的人会脱衣服哦~~~

25楼:幻觉 留言时间:

小哥,张家妹子的身子还没你软呢。

26楼:天真 留言时间:

QAQ 你们为啥抛弃俺

27楼:衣服 留言时间:

一堆大豹子 大BOSS

28楼:天真 留言时间:

探索节目 荒野求生么

29楼:贝尔格里尔斯 留言时间:

从来没逮到过前排啊。。。内牛

30楼:不看文先占楼 留言时间:

豹子?!该不是龙吧……

31楼:双双君 留言时间:

不是我吧

32楼:豹子 留言时间:

还好天真不像胖子那么色,见到女人脱衣服就不正经,要不然我就用一夜七次惩罚小天真,哇咔咔

33楼:闷油瓶的内心戏 留言时间:

正确的说这是被初代种血统污染了的豹子……

34楼:龙族路明非 留言时间:

就说不要走冰吧

35楼:uncle3 留言时间:

...

36楼:吴邪 留言时间:

我还活着

37楼:龙 留言时间:

胖子你还用看我的荒野求生?

38楼:贝尔爷 留言时间:

- -、张家妹子的身体在吴邪眼里竟然没有小哥软。

39楼:mincy 留言时间:

闷闷的瓶子眯眼:天真,打算三天三夜,是么?!

40楼:闷闷的瓶子 留言时间:

当初跟阿宁抱在一起没那感觉
这次背张奶奶也没那感觉

41楼:天真 留言时间:

我会说楼上的全是奇葩么,很搞哎~

42楼:张起灵 留言时间:

居然嫌张奶奶满身肌肉。。。明明上次背小哥还说人家身子软来着。。。敢情对你来说小哥才是温香满怀?XD

43楼:mortalcat 留言时间:

骗钱笔记里 最神秘的是....胖子 有谁知道他叫啥名啊?
等等等噔 于 2013-3-17 7:57:52 回复
王月半

44楼:吐槽... 留言时间:

我是。。。。。。一头鹿

45楼:鹿 留言时间:

是“冰湖中央”,不是“冰湖中央”。那两个是人,要用“他们”,而非“它们”。

46楼:BUG 留言时间:

越来越HIGH了

47楼:天真 留言时间:

喂喂,就这么把我丢了?我可是原味的,快捡回来啊魂淡

48楼:张海杏的外套 留言时间:
温馨提示:健康、文明上网,请勿传播非法信息!如果您喜欢《藏海花》这本书,请购买正版图书阅读&收藏,并请多支持作者 南派三叔 的其他小说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