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还没说完,忽然看她手一动,一个东西瞬间拍在了我的脑门上,我哎呀一声,立即抱头蹲下来。

  疼劲过去了我才看到,掉在地上的是她喝水的茶杯。

  我一下挑火了,骂道:“老太婆,老子把你拖到这儿费多大劲儿,你他娘还恩将仇报。”

  “你也没白拖啊,老娘被你揩了多少油,你自己心里知道。”张海杏道。

  我陪了一口:“谁他妈要揩你油,你这二货奶奶;”说着,就看到胖子在一边笑,我心说,我靠,该不是胖子在我不在的时候猥亵她吧?

  一想,胖子虽然吃喝嫖赌一应俱全,但基本的道德底线比谁都高,当然,他的道德底线是他白己的道德——我知道胖子应该不会下这种咸猪手。

  胖子看我看他,就道:“咱小天真玉树临风小郎君,小姑娘倒贴的多的是,你这属于僵尸牛吃嫩草。”

  看着张海杏的脸又黑又难看,我心说,算了算了,就摆手让胖子别说了,对她道:“别闹了,我真没吃你豆腐,当然你绝对是一个值得吃豆腐的姑娘。但你想,我们要把你们拖回岸边,又要扎雪橇把你们拖到这儿来,没时间做那些无聊的事情。不知道胖子和你说了我们一路上碰到的事情没,这儿的情况有些微妙,我们就事论事可以吧?”

  张海杏看着我,脸色还是不好看,但已逐渐放松。我摸了摸头上的包,她才一下笑出来。

  我看着她笑得还挺可爱的,胖子还想继续损,被我摆手拦住了,我把我和胖子一路上遇到的事说了一遍。她听完,皱眉不语,我就到:“你们在冰湖上到底遇到了什么?竟然会产生幻觉。那些死掉的德国人,应该和你们遭遇的情况一样。”

  “是铃铛。”张海杏说道,“冰湖下面的冰盖有一段悬空了,下面悬满了那种青铜铃铛,这些铃铛因我们走动而发声,但由于冰盖的阻隔,这些声音很轻微。我开始没注意,等我发现自己身上开始烧起来了.我才意识到,但当时我自己的神志已非常不清楚,我最后能作出的决定就是往回跑,我知道前面肯定有致死的机关。”

  “前面应该都是陷坑。”胖子道,“那批德国人肯定也是一样的遭遇,但他们选择了往前跑,全掉进陷坑里了。他们又脱掉了衣服,困在冰盖下面被淹死。你们和德国人合作的时候,他们有没有告诉过你们,他们曾经派人来过这里?”

  张海杏摇头,看向周围。我又把这里的情况和他们说了一遍,胖子就道:“你一个人也没有看见的话,难道这儿真的是空的。”

  “小哥来这里已经是很久之前了,这段时间里,这里应该发生了很多事情。”我道。

  当天晚上我们就在那个房间体息了一夜,特别安静.什么事情都没发生,早上,冯也醒了过来。

  胖子先让冯吃了早饭,等他起色刚刚变好,胖子突然发难,一下把他提起里。冯嘴里还嚼着面包,被胖子-惊吓,喷了胖子一脸。

  胖子大怒,一下把他按在地上,就骂道:"你是不是有事情瞒着我们?”

  冯莫名其妙,我就把看到德国人尸体的事情一说。冯才道:“那和我们没关系,那是另一个部门的队伍。”

  胖子道:“狗日的,还有另一个部门呢?”

  “那是一年前的事了,如果没有这一只队伍,我们公司也不会考虑收购裘的亏损资产。你放开我,我和你详细说。”

  胖子放开了冯,他扭动被胖子弄疼的胳臂就道:“你很不礼貌。”

  胖子瞪起眼睛:“那玩意儿能当饭吃吗?”

  冯道:”我们公司收购裘的产业之前,已经挖了裘公司很多人到我们公司去,这批人进行了前一次考察,是另一个部门负责的。我们部门的头儿的思维方式是,必须和当地人合作,但当时另一个部门很冒进,他们独自进山,后来就没消息了。我当时还没进公司呢,也不知道他们之间是怎么沟通的,但我知道因为这件事情公司损失很大,光保险就赔了很多钱,这才要收购裘的资料和产业。”

  胖子道:”那其他部门现在近况如何,你为什么不事先和我们说?”

  冯道:“那批人一个都没有回来,我们不知道说什么,我们甚至不知道他们死在了什么地方。”

  “狡辩。”

  “我相信他。”张海杏说道,“我们对他们做过调查,有这方面的资料。”

  “这么说来,一年前那批人就来了,而且死在了这里、没有人收尸?”

  “湖里的陷讲,是很久以前就有的吗?”胖子道,“小哥的回忆录里没有提到啊。”

  “不管有投有提到,我们至少知道几个不合常理的地方。第一,一年前在这里死掉的人,尸体都没有被处理;第二,喇嘛庙里看上去很久没有人来过了,今天我们进入康巴落看看,如果不出我所料.”我道,“这里也许发生了一些我们不知道的事情,咱们这一趟有了变故。”

  我们旋即出发前往康巴落,当时我心中一惊做好了无数种准备,比如一个完全空的村子、村子消失了、村子里全是老外。任何奇怪的未来,我都做了心理预设。

  我们一路无话,沿途的景色没话说,犹如在仙境中一般。我们绕过几座山头之后,康巴落的村子,出现在了我们眼前。

  但是,我们看到的景象,还是让我们始料未及。

  事实上,我们没有看到康巴落,但这个村子也不是不存在,我们看到了同样的一片雪原,并且隐约能看到雪原中,偶然露出的几幢藏族风格的古老建筑的顶端。

  我们无法前进,雪地里的积雪比任何地方都要深,胖子往前走了几步,便发现这里的雪无法承载认得体重,一走就是整片地往下塌,露出雪地下面的巨大缝隙和孔洞。

  整个山谷被冰冻了起来,康巴落被冰雪覆盖,永远不会见天日了。

  我们抬头看四周的雪山,冯指着一边山上裸露得特别突兀的黑色山岩就道:“是雪崩,有一次规模巨大的雪崩,把整个山谷都埋了。”

  “怎么可能有规模这么巨大的雪崩?”我道,“这好像是整座山上的雪,被整个儿抖了下来,铺到了这个山谷里。”

  “山体变热了。”冯道,“那座山的地质结构一定发生了什么变化,山体变热把雪融化了。”

  我们顺着冯指的方向去看那些岩石,胖子拿起望远镜,就对我们道:“我们得过去。”

  “为什幺?”

  “好多人的骨头:那座山上,有满山遍野的骨头.”
把我分享给你的小伙伴吧~

应该是全部被杀了
小三爷 于 2013-1-28 1:08:29 回复
你又杀人了?……

我是一夕原无韵 于 2013-5-18 5:27:02 回复
这样………………好么?

呵呵 于 2014-1-25 13:18:10 回复
小哥去张家古楼时失忆了,忘了六角铜铃结果都交待里面了.......

1楼:闷油瓶 留言时间:

沙发~
边看边更,但是三苏你更的好慢,我前面的内容都差不多忘光光了。

2楼:瑕儿 留言时间:

沙发沙发,三叔这次更新后,九月还更新吗,还是是七夕节的福利

3楼:起灵 留言时间:

是我在卡油啦

4楼:青铜铃铛 留言时间:

胖子,别去找事。

5楼:瓶 留言时间:

开学了TAT
追不了了TAT
TATATATATATATATATATATATATATATATATATATATAATATAATAT
回复 于 2012-8-31 18:31:22 回复
是啊,要等到放寒假了,呜呜呜

小闷 于 2013-4-9 6:54:45 回复
其实我就在湖底下

6楼:Ciel 留言时间:

我又来了

7楼:骨头 留言时间:

哈哈哈哈

8楼:谁瞅谁怀孕 留言时间:

这是个乱葬岗吗? 快更啊!

9楼:呀 留言时间:

下次更不知道要等到神马时候了。。。。

10楼:Minki 留言时间:

前排

11楼:三叔的小学妹 留言时间:

我不会背叛小哥的!!!

12楼:无邪 留言时间:

哇哇 好靠前~

13楼:神马 留言时间:

我呢我呢?我去了哪里?!
张海杏 于 2012-8-25 11:25:38 回复
我也想知道我哥去哪了

张海客 于 2012-8-28 14:48:21 回复
我没有跟来嘛,这次的队伍只有四个人嘛

14楼:张海客 留言时间:

还有啊,天真,你被打的时候一点反应都木有啊,反应还是这么迟钝。。。我悄悄问下胖子的道德底线是什么
禁婆妹纸爱哥嫂 于 2012-8-26 13:11:53 回复
所谓的道德底线……就是没有底线……

15楼:三叔的小学妹 留言时间:

泥马我明天开学啊啊啊啊啊初三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这种时候不能卡三胖你知道吗
抢个前二十
圈叔啊圈叔

16楼:唉三苏你又卡 留言时间:

不用找我了,一开始就说好我不会跟你们一起进山里去的

17楼:张海客 留言时间:

知道每次我看文的心情吗??是恐慌!就怕点下一页回到主页!
雪崩 于 2012-8-31 18:05:16 回复
同上

18楼:吓 留言时间:

三叔,我现在只想跪下来哭!

19楼:玉树临风小郎君 留言时间:

我对小哥忠心不二!

20楼:天真 留言时间:

呜哇哇!前二十啊!!!俺们也没几天就开学了!!木有时间刷啊!!!!

21楼:无语 留言时间:

张家奶奶,你怎么可以打族长夫人?还是拿我打的,哎哟那个心疼啊!夫人怎么就学不会躲呢??

22楼:杯子 留言时间:

咱小天真玉树临风小郎君,小姑娘倒贴的多的是,你这属于僵尸牛吃嫩草。
哈哈哈哈.....

23楼:酱油客 留言时间:

我不是被雪埋的 我是被三叔坑的

24楼:村子 留言时间:

为什么要吃蘑菇

25楼:蘑菇 留言时间:

山体变热……山体变热

26楼:那山 留言时间:

以后找个姓张得老公,生个儿子也叫张启灵,擦!也是个族长!!!!

27楼:黄昏 留言时间:

僵尸牛吃嫩草
擦,劳资躺枪成僵尸了

28楼:牛 留言时间:

原来我不能当饭吃,呜呜呜
礼貌 于 2012-10-3 1:16:26 回复
胖子甩了偶吧

29楼:礼貌 留言时间: 我来了天真

30楼:吴秀秀 留言时间:

僵尸牛吃嫩草。。。。那小哥岂不是千年粽子牛吃嫩草Orz
思无邪 于 2013-1-24 5:33:00 回复
小哥那是粽王,跟那些僵尸不能相提并论

31楼:路人 留言时间:

我也想出现呀~

32楼:潘子 留言时间:

33楼:小哥 留言时间:

我皎洁的一笑了哦,有情况了哦~ 有种不祥的预感,感觉像阿宁了

34楼:张家大妹子 留言时间:

我是天真

35楼:吴邪 留言时间:

闷油瓶的人我不敢倒贴呀!

36楼:小姑娘 留言时间:

“玉树临风小郎君”看到这句我终于释怀了。之前看回天的盗九,奶奶的,那个作者老梁说吴邪是个胖子,我就愤愤不平。现在三叔终于还了吴邪清白了。我膜拜啊啊啊

37楼:袭月 留言时间:

张海客不是说中了青铜铃铛幻觉的都很难清醒,可能会永远睡下去的么?肿么这货-张海杏就不提了,连那德国人都这么容易清醒。是谁在说谎??

38楼:纯属幻觉 留言时间:

小三爷、胖爷笑的意思是 :你这个老太婆,不知道面前的是你们族长夫人吗,不要找借口霸王硬上弓,你们家面瘫族长会秒杀你的
思无邪 于 2013-1-24 5:34:30 回复
同上

39楼:我是胖爷的笑 留言时间:

天真,你怎么能这么萌

40楼:泥巴 留言时间:

“你也没白拖啊,老娘被你揩了多少油,你自己心里知道。”张海杏道。
这明明就是胖子..

41楼:邪喊大冤 留言时间:

张海杏你怎么可以趁我不在抢天真!!!
张海杏 于 2012-11-6 22:32:09 回复
谁叫你得罪三叔!!死得早吧!

小三爷 于 2013-1-28 1:09:14 回复
我只认小哥……

42楼:阿宁 留言时间:

 胖子看我看他,就道:“咱小天真玉树临风小郎君,小姑娘倒贴的多的是,你这属于僵尸牛吃嫩草。”

43楼:阿宁道就是就是 留言时间:

啊 都是我的骨头啊

44楼:好多人 留言时间:

三叔我爱死你了也爱死你的笔记了

45楼:天真无邪 留言时间:

...我在哪。

46楼:张起灵 留言时间:

三叔你家在哪,我抄了你家去,老偷懒

47楼:路过大爷 留言时间:

这样三叔的坑大了也………

48楼:我是一夕原无韵 留言时间:

其实我,,,,

49楼:胖子 留言时间:

其实我也不想杀人啊~

50楼:闷油瓶 留言时间:

好看 没话说

51楼:小爱 留言时间:

为什么我还没出现,不就是杀了几个人么

52楼:张启灵 留言时间:

为什么会雪崩?因为青铜门里面的业火把雪化了一些,有些雪就落了下来。吴邪摸那座山发现是烫的,就是因为业火焚烧过,我们看云顶天宫那一章,汪藏海说如果时间不对打开青铜门就会引出业火,所以雪崩是因为之前有人在错误的时间打开了青铜门,所以引出了业火。另外,青铜门里那些泥浆胖子发现很好烧,因为那就是业火的燃料。

53楼:发现秘密 留言时间:

我漫山遍野了

54楼:骨头 留言时间:

Phomanenel breakdown of the topic, you should write for me too!

55楼:Johnie 留言时间:
温馨提示:健康、文明上网,请勿传播非法信息!如果您喜欢《藏海花》这本书,请购买正版图书阅读&收藏,并请多支持作者 南派三叔 的其他小说作品。